今天也很爱绿金

挽香(一)

挽香

·淑女剑x越女剑

·百合大法好!!! 

·感觉我写东西总是离不开吃吃吃(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当初簪我髻间钗,共酌花前月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两人相遇,需要什么理由呢?

 

当家丁忙不迭追出府邸,在庆贺上元节的大街上寻找越女剑时,她还乐得自在,手里摆弄着刚买的小玩意儿,专注瞧着路过的俊逸郎君。

 

她偷溜出来也不是头一回了。爹娘管她甚严,本想教出个知书识礼的温软才女,越女剑却偏生反其道而行之,自幼跟着邻近的男娃儿打鸟摸鱼,琴棋书画不精,倒会爬树和偷酒喝。将她爹爹的砚台打翻以后抓着人衣角,鼻尖一红两眼含泪,煞是惹人怜惜,她爹心一软,此事便不了了之了。

 

街市花灯甚多,暖黄淡朱影影绰绰,熏得这南方小城如梦一般。越女着一袭浅青色银线绣莲的罗裙,步伐轻快,绕到摊位前轻轻松松猜对几个灯谜,又获了不少赠礼,怀里快要揽不过来。稍一闪失,那剔透的糖金鱼落了地,摔出了裂纹。越女蹲下来,痛心疾首地瞧了瞧,心说可惜,定是吃不得了。

 

她正蹙眉叹惋,一抬头,就看到淑女剑亭亭立于廊下,额前坠珠,发不盘髻,面色微冷,却真真是天姿国色。

 

越女心想,神仙姐姐下凡啦。

 

她登时跳起来,也不管怀里的物什是否又险些掉出去,开口喊道:“哎——那边的神仙姐姐!”

 

淑女原是贪看湖色夜景,被这话一惊,朝她递去一眼。

 

越女剑捧着满怀花花绿绿的灯谜赠礼,笑问:“你可要和小妹一起看花灯呀?我见你一人,怕是有些寂寥。”

 

淑女剑轻扬唇角,回她一抹带着疏离的浅笑,却没有立刻应允。

 

她出现在此,是为查明胞弟君子剑殒命一事。她姐弟行走江湖光明磊落,谁料君子剑死于非命。矜傲如她,也一度茶饭不思,伤心欲绝。郑重安葬过后,她告诫自己当刨根究底,替君子雪恨。

 

淑女剑追随贼人来到南方,天不遂人愿,刚到城内便被他逃了。报仇不得,气恼之余独闯了这繁华人间景,众皆喜色幡然,独她茕茕孑立,悲从中来——有道是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啊。

 

淑女回过神,不经意撞进一对春生眸子里。面前碧玉年华的小姑娘,正半歪着头,直直地盯着自己。

 

那神情是有几分熟悉的。

 

她柔声答道:“好啊。”

 

 

 

然越女其人,一旦对方允诺,她便彻底放开了性子,一股街上的人不散尽就不回家的势头。先是拉着淑女把湖边灯谜全部猜了个遍,又和她去吃了如意回卤干、什锦豆腐涝、金丝酥等江南名小吃,适才未能得尝的糖金鱼也买回来,一人一只拿在手里。

 

女儿家熟悉起来容易,越女剑已改口唤她“淑女姐姐”。这会儿,越女望着一家匾额旁挂了两只大红灯笼的制衣坊,提议要给淑女剑买新衣裳穿。

 

“淑女姐姐这身衣服太旧,今日是上元节,应该辞旧迎新图个吉利嘛。”

 

淑女剑不依:“不必。我安心清贫,姑…小越何须费心。日后还这人情,不知你要等到何年何月了。”

 

越女剑摇摇头,道:“姐姐哪来的话?既然有幸相逢,算我赠你会面之礼,不需还。走,姐姐见着中意的,跟小妹说就是。”

 

淑女剑拗不过她,进了制衣坊,任她挑来衣裙在自己身前比来比去。不是这件太花哨,便是那件过于平庸,竟左右找不出合适的来。越女鼓了鼓脸,气闷不已,扭头看着她说:“淑女姐姐和天上的仙子一样美,这些衣裳到底是配不上你的。”

 

“……小越,依我看,你身后那件就很好。”淑女捻着垂到胸前的一缕发,颇为认真地说。

 

越女剑回身看去,那是件清一色绛紫的衣衫,款式简单,除却袖口和衣角的星点丁香纹样不多加点缀,让她忆起曾在朔方惊鸿一瞥的空谷幽兰。

 

淑女道:“你要赠便赠这件罢。打斗时不碍手碍脚,这样的衣裳我才穿得惯。”

 

越女先前同她谈话,看出淑女谈吐气度和别的女子大有不同,加之她带着佩剑,心里已经猜到半分,因而毫不诧异。遂顺着对方道:“也好,姐姐喜欢就行。”

 

淑女退到帘帐后试过,觉得分外合身。越女便解下腰间钱袋,付了碎银,吩咐掌柜仔细包好。

 

两人出了衣坊,并肩而行。此时的玄青大街上,喧闹渐渐淡了,舞龙、舞狮鸣锣博彩的民间艺人不见踪影,卖夜宵的摊贩打着呵欠揭开锅上的木头盖子,霎时白气缥缈。

 

越女剑眼尖,瞟到几个熟悉的人影正四下里作搜寻模样,知道是家丁来了。她不愿被带头的老管家抓个正着,数落一顿,只好对淑女剑说:“淑女姐姐,我这么晚不回家,爹娘该担心了。我们…在此别过。”

 

淑女剑脸上闪过一丝遗憾神色,顷刻间换了副明艳笑靥,说道:“快些回去,路上小心。”

 

“那你……”

 

“若是缘分未尽,必定能再见。”

 

但两人相遇,哪需要什么理由。





TBC

评论(7)
热度(29)

© 无巧不忱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