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也很爱绿金

莺时旧梦

·李倓x李泌

·短打

·不知道有没有后续,反正是卡住了。



时候恰是贞元五年,三月下旬。

夜来春雨落了小半个时辰。李泌剪完灯花,斜靠在藏青祥云纹团垫上,借着昏暗烛光翻阅一卷诗集。

 

如今困于朝廷,虽感拘束,却是拿德宗无法。他四朝为官辅佐唐皇室,德宗朝才开治不久,断不会轻易让他离了去。然而李泌知晓自己时日无多。年逾花甲,终日为政务所累,不过苟延残喘,数日后定要归西。

 

罢了、罢了。命数既定,多虑无益。思及此,李泌阖起眼摇摇头,掩上书卷,深叹了一口气。

 

窗纸之上,红烛微光晕出他老态龙钟的身影,髻间玉簪若水墨画上一笔淡青不经意抹过。他一生仙风道骨,极尽端雅。都说道家驻颜有术,岂知同样难敌岁月侵蚀。

 

到底是凡胎,逃不过的。曾经驰骋沙场,战功赫赫的建宁王,终究也——

 

李泌眼前恍惚,只觉心口钝痛。

 

余留许多陈年往事可堪回首,竟这般教他烦扰。他展开被褥,又呆坐了半晌才安生歇下。那半截蜡烛逐渐烧至底部,烛泪融于台底,凝作一团。

 

他仍未能听得何人唤他一声,长源。

 

梦中也没有。


评论(8)
热度(9)

© 无巧不忱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