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 窥 大 道 方 醒

[龙剑]水中月

·蛟是低于龙的一种灵兽
·俗,俗得雅痞
·全架空,OOC轻点骂()




断云崖上有座断云观,观里住着老道士和小道士。小道士才十几岁的年纪,每天早早起床,雷打不动地下山采草药、打水、砍柴,陪师父炼丹。

断云崖下有一片大湖,湖中有条土蛟,还没有什么本事,沉潜在湖底。小道士偶尔去钓鱼,钓着钓着,会在湖面下瞥见一点亮晶晶的痕迹,转瞬即逝。每每这样,他就可以满载而归,背着一篓子鱼上山去。

小道士弱冠那年,土蛟遁入杀道,兴风作浪,一身紫鳞精光璀璨,好不耀眼。在小道士和老道士的合击下,它受了重伤,窜入云间,逃得没有影儿了。

后来小道士才知道,断云观就是祖师为了镇压这一条蛟才盖起来的。此派门人,世代监守,这是不容推卸的责任。而跟这条土蛟同宗的蛟里,没有一条不是残暴狠戾,嗜杀成性的。

但是蛟逃走了。它虽然体力不支,但可以躲在什么地方休养生息。且怀着这样的愤恨和无法抑制的天性,必得再次大开杀戒。小道士想了想,跟师父拜别,背着剑出山找蛟。



小道士行了几万里路,也没有找到它。他知道急不得,于是云游一般,在深山老林各处走寻。很多很多年过去,小道士结识了狐仙,还认识了狐仙的朋友,一个穿得像粽子的书生。

那是在京都,某天书生笑着踏进门来,说自己中了进士。

来做客的道士给他道贺,狐仙面上冷冷的,眼里却满是笑意。

做了大官的书生不穿官服,不戴官帽,还是把自己包得像个粽子。


几个志同道合的官员们聚在一起开雅集。那时候有崇道风气,书生邀道士去参加。道士不愿去,在离开书生后院的时候,于熙攘的大街上,瞥见一抹精光璀璨的身影。

却不知是谁家年轻才俊了。这人绣鞋锦袍,通身贵气,团扇轻摇,一派气定神闲、不怒自威的模样。

道士马上就想起那条多年前遁入云间的土蛟。

他还在兀自回想,那人已经坐进了华轿。

道士施展法术,想要一测那人根底。一张符纸逆着风飞了过去,啪的一声贴在那顶轿子上,却没有回应。

土蛟虽无千年的道行,可真要瞒他,也不是不行。


原来土蛟逃走后,附在大病中的七王爷身上。七王爷彼时才十岁,一直缠绵病榻,才智平平。此番又逢一场大病,几日几夜昏睡不醒,病愈之后,竟然强健十分,且能为超群,四书五经不多时就了如指掌,顿时在皇亲国戚中拔了尖。七王爷的母亲袁妃母凭子贵,一跃成了贵妃。

袁家对外的说法是,袁贵妃日日祈祷,娘家人也每天徒步走数里路去悯生寺上香求佛,终于苍天开眼,叫七王爷大展风采。

土蛟在七王爷的小身板里蛰伏了几年,终于也等到及冠了,皇帝赐号懿王。两个道士所创下的伤业已好全,蛟只觉灵力大增,元气浩荡,几乎要和皇宫里冲天的龙气斗个高下。

蛟龙蛟龙,蛟自始至终,也低龙一等。龙可巡游四海,傲视穹苍,蛟只能潜行九渊,做一方水中霸王。

他原是不安天命的,怎么咽得下这口气。

最终,他同太子夺权。蛟的原形终于展露人间,京都百姓震悚地仰头,都去看阴云滚滚、风雨飘零的天际,那抹精光璀璨的身影。

它睨着他们,睨着人世间的一切。分明不是龙,却好像比龙更夺目。

道士神色凝重地站在百姓当中,也去看它。

他一手执剑,一手拿拂尘,在不知如何是好的军队和百姓面前,乘风而起。

蛟金色的眼睛,紫亮亮的晃眼的鳞片,一如当年。



自打知道懿王身体里究竟是谁之后,道士试过千方百计,要当面见他。或许可以试着教化这土蛟,又或许能唤起懿王本人留存的一点意识,将蛟驱赶出来,他再趁机收服。总之是要见到他。

见他不容易,见到了,又觉得对方老谋深算,完全捉摸不透。道士苦恼已极,还得同他来来回回打太极,就是谈不到点上去。

真正说穿了以后,华丽无双的土蛟就用那对漂亮的凤目斜斜扫他一眼,说:不过是和汝分个高下,迟早有那么一天,何必急于一时。

蛟一直在拖时间,如今它等候的时机算是到了,两人双双入局,黑白对立。那肉体凡胎的太子借助龙气护体,瑟缩地站在城墙下,什么都做不了。

蛟想,龙也不过如此。

它长啸一声,雨下得更大了。道士掐了个避水诀,穿梭躲闪,半点不慌乱。

后面的事,嘈杂混乱,血雨交加,眼力再好的人也看不清楚了。乌云散去的时候,天上哪里还有什么人,道士和蛟一齐消失了。官员们苍白着脸安抚群众,太子悻悻地在护卫的陪同下入宫,登基大典推迟。



结果当然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,蛟是灵兽,比这深山里的道士抗打一些。只是它怒上心头,下手过重,险些当场拍死道士。

它驮着半死不活的道士,到了一片福泽之地。

刚把道士扔在山石上,就听见什么响动,原来草丛后蹲着一只雪白的狐狸。那狐狸恶狠狠瞪着它,三两下跑到道士身边来。

哦,这家伙有熟人。蛟心下了然,不多做停留,一眨眼就消失了。

狐狸摇身一变化作青年男子,背起道士,往自己的住处行去。道士因此保下一条命。


这许多年,循环往复,苦心追索,到头来还是镜花水月。

道士觉得自己真没用。

但他一想到那条蛟,就想起懿王的眼睛,还有他发间的珠钗、指甲上的蔻丹。他说话时,是七拐八弯的儒音,其实还挺好听的。

罢罢罢,懿王本是无辜者,他和蛟,不能等同而论。这副身体都不属于蛟,还执着什么呢?

既然只是一场空,便不要挂怀吧。



1 / 11

© 两厌厌风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